财新传媒
2017年11月23日 16:28

婚后经年

眼见2017年就要过去。
和10年前一样,特别糟糕的一年。
虽然笃信“否极泰来”,但那些琐碎又戏剧化的日常,却不停敲打着自己,一切远没有结束,而是扎扎实实坐在中年危机的桶底。
 
婚后八年,两人世界的日子为0。因为有了孩子。
这种遗憾,在起初我大着肚子、因怀孕变得灰头土脸时并未称得上是遗憾。相反,我们在后来的无数次争吵中总会提起那段日子的温馨和美好,也从未挑剔过匆忙举行的婚礼和来不及装修的房屋。看到你蜷缩在沙发上腾出空位给我和肚里小宝的那一刻,我甚至含着泪相信,这辈子我们都不会吵架,会成为婚后再恋爱的一段模范夫妇的佳话,会成为修得正......
阅读全文>>
2017年11月15日 17:26

厦门这一杯温吞水

厦门是座漂亮的城市。
 
这点毫无疑问,我甚至可以从这里嗅到好多我喜欢城市的影子,比如汕头,比如里斯本,比如波尔图,比如珠海,又比如澳门,大多跟海有关,大多在南方。
   
厦门是适合小白领的。
 
这里工业不多,机会不多,薪水不高,但胜在容易滋生闲情逸致,那小bar小咖啡屋小书屋遍地都是,坐个公车,最多三五十分钟就可以到海边找块怡人小地,捧一本杂志或人文小典,晒晒太阳,喝喝咖啡,悠然自得一下午,接着看夕阳落下海平面,起身到中山路吃点沙茶面或肉粽,逛逛骑楼步行街,还可以到厦大一条街逛逛夜市,当然还有去莲花新村菲律宾领......
阅读全文>>
2017年11月14日 14:03

北京,北京……

楔子
人本过客来无处,休说故里在何方。
随遇而安无不可,人间到处有花香。
——邓景扬《流浪》
 
和很多南方人一样,初到北京,是深恶痛绝的,这里的蓝天是灰暗的、这里的食物是粗糙的、这里的人嗓门是其大无比的、这里的道路是拥堵无常的、这里饭馆的服务态度是糟糕的……
 
于是在那个六人一间朝北的宿舍里,总怀着彭坦一样的心情,夜夜思念那“总是很潮湿 总是很松软”的南方。
阅读全文>>
2017年11月10日 16:30

革命路上的暗涌

《革命之路》讲的是美国50年代中期,住在新兴郊外住宅区的wheeler夫妇突发奇想要举家迁居巴黎,最终未果还葬送两命的悲惨故事,说得恶搞点,是一张照片引发的血案。
 
女主角April看到丈夫Frank在巴黎埃菲尔铁塔下的一张合影,回想起两人初始时彼此倾慕的甜蜜,便萌发了要去巴黎重觅幸福的念头,丈夫Frank一番迟疑后欣然答应,在这之前,夫妇二人已出现婚姻危机的苗头,争吵、不满、外遇……此刻统统演化成出走的动力。
 
April有april出走的理由,她酷爱表演,却屈居在这荒郊野岭作着日复一日的家庭主妇,周围没有志同道合的朋友,没有欣赏她的人,甚至无话不说的丈夫......
阅读全文>>
2017年11月10日 16:27

烟水吾乡

 “我出生一个江南的小镇上,第一声啼哭伴随着12点的钟声牵起妈妈的笑容,那一刻老天爷煞有介事地洒起雪片,爸爸也煞有介事地写了一首E大调的催眠曲,取其谐音,我成了这个家庭的一分子———莫沂。 ”
 
以上摘自我17岁时写过的小说,故事的主角名字成了我生娃前一直沿用的笔名兼ID,小时候写的东西说到底还是取自那点成长体验。我7岁时随父母离开小说中的江南小城,关于故乡感的缺失因为在青春期的笼罩下显得格外忧伤,只能靠写小说来得已宣泄。
 
那座称作故乡的城今名九江,古称“浔阳”,“柴桑”。记忆淡薄,仿佛因为那绵......
阅读全文>>
2017年10月25日 14:45

生娃是一场不能回头的冒险?

生娃是一场不能回头的冒险?
这女子显然还很年轻,可是她已经当上了母亲。她一边喂奶,一边翻阅旧书。 忽然间,两个鲜红的花瓣映入她的眼帘,使她陷入了沉思。三年前,她还是个大姑娘。她认识了一位男青年(就是她现在的丈夫)。他俩曾多次在一起谈心。那是个春光明媚的日子,眼前姹紫嫣红,万花如锦,春风拂面,使得自己飘飘欲仙。那时只觉得人生多么幸福!为了留住春色,她曾带回两个花瓣,夹入书中。 如今她已经由姑娘变成小母亲。初当母亲也很新鲜,很快乐。只是今后恐怕难得再有悠游自在、并肩散步,软语低声、倾诉衷情的那种机会了吧!(文/图 By 丰子恺)
 
“生娃?给个理由先。”
 
阅读全文>>
2017年10月11日 14:29

​爱情的具象

我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可能是长智齿了,那些来自牙龈的痛感,让我想起部电影《爱情的牙齿》,至今搁在移动硬盘没有观看。
 
讲述的是一个女人的情感经历,爱过几个人,伤害也被伤害,然后一个人疼痛。
 
故事出自李碧华——“对有些人的爱像牙齿,拔掉就不会再长出来;而对有些人的爱就像指甲,是剪掉之后还会不断生长的。”
 
关于爱的具象,听过很多,“牙齿”实在算不上新鲜,文人骚客大抵都会极尽所能在这方面作文章,科学家则将其物化成化学物质,显得生动有趣。
 
我们也确实看到过......
阅读全文>>
2017年07月05日 16:32

入职十年(下)

 
2009年1月,按照两个部门的协定,被借调一年的我又回到了原部门。
 
曾和沈sir,就留在哪个部门认真地进行了探讨,分析过利弊。现在回想,这样的讨论完全像在谈恋爱,左右不了什么。最后服从组织的分配,听其自然。
 
3月,第一次参加两会报道,第一次走进人民大会堂,第一次参加总理记者见面会……两周的时间既紧张又充实,冲淡了即将要跟网恋了大半年的沈sir见面的忐忑与兴奋。
 
是的,后面的故事你们中的很多人都知道了,我们很快结了婚,又生了第一个孩子。迅猛得连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阅读全文>>
2017年03月21日 14:38

从北京房产新政和学区房疯涨讲起……

从北京房产新政和学区房疯涨讲起……
3月17日,“两会”刚结束,北京新一轮楼市调控如期而至:「限房又限贷 首付最低六成 贷款年限减少」。
 
新政详细解读为:
 
居民家庭名下在本市已拥有1套住房,以及在本市无住房但有商业性住房贷款记录或公积金住房贷款记录的,购买普通自住房的首付款比例不低于60%,购买非普通自住房的首付款比例不低于80%
 
暂停发放贷款期限25年以上的个人住房贷款
 
企业购买的住房需满3年以上才能交易,交易对象为个人的必须执行限购政策
 
新的调控措施包含了四重含义:
 
阅读全文>>
2017年03月10日 09:41

生二胎,值不值?

【作者按】前两天接受《人民日报》采访,讨论《生二胎,值不值》。当时准备了一个访谈提纲,说的时候即兴发挥了一些,可惜受篇幅所限,成品就留了几句。其余的部分就在这里分享给大家,也算给自己打个气吧!

1.为什么决定生/不生二胎?

阅读全文>>
2017年01月26日 11:37

何处是吾乡?

何处是吾乡?
临近春节,跟刚从国外工作回来的好友夫妇见面吃饭,细聊了这几年的生活经历,得出我“终究是个潮汕姑娘”的结论。
 
我猜,这说法要是搁到我那些真正的潮汕本土同学那,是肯定成立不了的。
 
要知道,当年他们给我同学录上写的可全是什么。
 
“在你身上,看不到一点传统女孩的影子”“特立独行”“思想奇特”……诸如此类。
 
诚然,我确实也不是什么“原汁原味”的潮汕姿娘。
 
我出生在江西,6岁随父母移居于此,一直被周围小......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