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牵牛妈 > 我的互联网故事

我的互联网故事

中国的互联网故事从1994年开始。而我的,是从1998年开始。那一年,我初中二年级,拜沿海地区成长所赐,很早接触到互联网这玩意。

 
父亲有一帮最早接触互联网的年轻程序员朋友,当然,那时他也很年轻,喜欢新兴事物。家里条件不是很宽裕的条件下,电脑从286一台台换到了586。
 
我从小学三年级就开始学Logo编程,设计的乌龟能画好多种图形。8秒盲打26个字母的记录保持了很久,初中还参加了全国计算机大赛。后来怎么就成长为一枚文科生,可能是数学实在是跟不上工科思维。
 
因为家里有电脑可以上网,所以少了泡网吧的经历,“滴~滴~兹~”拨号上网的声音至今还萦绕在耳边。
 
99年,喜欢的偶像是王菲,暗恋我的男生从香港娱乐网站down了不少她和窦唯离婚的报道给我。那时,还没有“墙”,网速也很慢,那堆彩打的八卦应该费了他不少时间。
 
我应该是最早的一批QQ用户,最早的Q号被人盗了,只有6位,2字开头。一直在用的是后申请的,7位,1字开头。
 
一直沿用至今的网名是“莫沂”,是我初三写的一部小说女主角的名字。
 
最早的一批网友也是在QQ上,随机择取的。有次还无意中加了一个中学校友“米糕”,当时他在浙江大学读书,陪我这个青春期的“问题少女”聊学习聊人生理想什么的,一直到现在,很多网友都消失在人海了,但他还在,挺纯洁的。
 
和网友谈恋爱应该是我高中同桌开的先河,我和她经常骗网友给我们寄照片,帅的就继续聊,丑的就直接黑名单了……想想真坏。后来碰到一个隔壁城市挺帅的摩托车仔,跑来学校看我们了,本来是我的网友,后来成了她的男友,我也并没有生气,谈了几个月后,也就过眼云烟了,分手信还是我代的笔。
 
那时候也开始混论坛了,最先沉迷的是我们中学学生自己办的一个BBS,发表各种青春散文小说什么的,在上面认识了自己的男朋友,也是第一次正儿八经的网恋。
 
 
2002年的夏天,我已经考取了小语种提前批,7月高考过后的整个暑假到前往澳门读书的11月,我都沉浸在这场互联网带来的恋爱当中。
 
其实当时我是有一个连手都没有牵过的同班男友的,但第一个冲到澳门来看我的是网恋的师兄,从此我的大学生涯就跟这个大我一届学数学的男生分不开了。
 
在澳门读书的那两年,班里的女生都流行在一个台湾网站上写日记,因为装饰特别花哨,也在那时,我在学校机房里见识到苹果电脑。
 
和在广州读书的男友联系,主要还是靠互联网,后来除了QQ还有MSN,这种状态一直维持我回到北京。越来越远距离的恋爱,到2007年,他出国,我工作稳定后结束。
 
我至今还记得,四年半的感情,以一封“宝贝,对不起”开头的E-mail结束,用的是msn邮箱。那几年已经开始流行玩space空间了,我的很多日记和照片都记载在了上面,感谢服务器,我的那个“暖暖阳光”至今还在。而那些在bbs和台湾日记网站的文字却再也找不到了。
 
后来在blogbus上写过日志,最后也“泯灭”在网海。
 
2007年1月14日,我第一次进驻豆瓣,仿佛找到了自己的群体,找到了很多作为文艺女青年的乐趣。
 
在上面我写日志、写影评、乐评和书评,是创作最喷涌的时期,拥有不少关注好友。
 
弄潮逐浪的当然不止我,周围很多志同道合的同事朋友也玩豆瓣,我们还成立一个“好高级哦”小组。里面最神奇的存在就是sweetii(已故女诗人马雁)了,至今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注意到这么无聊的小组,注意到并不是很红的我。
 
我和沈sir的恋情虽然是从豆瓣蔓延开的,但相识却是MSN群,当时我们素未蒙面,我知道他的大名,却以为他是个前辈大叔,直到MSN聊开了,才熟络起来。
 
又是一场超长距离的恋爱,他远在几千公里外的俄罗斯。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容易陷入网恋。似乎只有通过互联网滤镜ps过的关系,才够浪漫,才够满足一个文艺女青年的终极梦想。
 
后来的故事大家也就知道了,我们很快见面结婚生子,快得猝不及防。
 
也就在我怀孕的时候,我开始后知后觉频繁使用淘宝,来满足我和肚皮一同熊涨的购物欲望,那是2009年。
 
如今我的第一个孩子快9岁了,我的淘宝等级已经是皇冠了。
 
而我2006年第一次在淘宝买的拖地拖鞋还在使用。
 
至于开心网、人人网、天涯、博联社也都玩过,但都不长久。开心网倒是留下过一段蛮好的回忆,那时初为人妻人母,无论是照片和说说状态,留下的全是真正开心的片段。
 
再后来就是新浪微博了,因为先后出了两本书,所以在微博上也以育儿书专家的身份V过,拥有近2万多粉丝,现在发一条状态,基本没什么人回复了。腾讯微博更是埋灰了。
 
2013年微信流行的时候,我还不太喜欢,那时候工作通讯用得最多的还是飞信。没想到后来发展得那么好,爸妈辈流行QQ空间,这个就没有时间玩了。
 
公众号是2014年我生完第二个孩子开通的,第一篇原创赫然是“30岁女人,淡淡的作”。这几年陆陆续续也写了百余篇,虽然开始得不算太晚,但始终没有赶上所谓的互联网红利,更没有因此发家致富。说到底,还是水平有限,写不出老百姓们喜闻乐见的文章。
 
倒也不是特别在意,只当这又是一个新的日记本,分享给愿意聆听的人一些生活感触罢了。
 
毕竟这么多年了,已经习惯在网上写字。
 
想起“互联网”这个命题,还是十年前《城记》的作者王军老师布置给我写的专题,当时买了什么《长尾理论》《地球是平的》的书来看,却始终没有写出像样的报道。
 
如今,这篇跨越20年的流水账,不知道能否跟他交差。
 
以上,便是互联网于我的20年故事。
 
可以说,它是我这么多年成长中最不可抹灭的注脚。
推荐 0